燃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之雄霸海外 > 正文 第1450節 賽甘寧!
    敵營新開張,怎能不慶賀!

    換作是戰五渣的阿三,東南軍讓出一半的地盤給他們都有信心收復,但對于還沒打過交道的綠綠,他們的戰斗力如何,得去稱量稱量他們。

    效果非常理想,當東南軍突襲綠綠時,大出綠綠們的意料。

    以阿三們的混亂程度,你只要去偷營,那是十偷十準,將有取得重大戰果。

    這個想法別說華人這么想,綠綠也同樣這么想,但是東南軍一直沒有進行夜襲,讓人以為他們沒有夜襲能力,形成了習慣思維。

    當時綠綠與阿三們已經換營成功,也安歇下來,營里燈火基本上熄滅了,只有部分警戒的地方還有光亮。

    當一身黑衣的東南軍象鬼魂般出現在莫臥兒哨兵面前時,哨兵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趕緊揉了揉定睛再看,立即被火槍撂倒。

    本來在營壘外有壕溝是必然的,但根本擋不住東南軍,人手一袋土,堆積而上,即可通過。

    雖說沒偷襲綠綠,但是東南軍的偵察兵早在深夜到得敵人營壘邊,神不知鬼不覺地摸清了敵人壕溝的深度,計算多少袋土即可通過。

    東南軍在多個位置同時投放袋土,順利地通過了壕溝。

    槍聲響起。莫臥兒人從夢中驚醒,不由地愣在那里,難以置信華人前來偷營,有人喊道:“華人打過來了!”

    接著是轟然巨響,閃光迸現,煙柱在毀滅的光芒中升起。

    東南軍用猛烈的爆破打開了多處突破口,然后一擁而入。

    打頭的自然是郝搖旗這等戰爭狂人,他以前擅長雙刀,認為殺人快捷,尤其殺阿三極為快意,現在他改用一種棒槌武器,頂端形狀像大號蒜頭一般,這玩意兒叫“骨朵”,就是一種鈍器,游牧民族中喜歡用它的人不少,策馬奔馳,借著馬力一骨朵過去,連頭都可砸沒。

    郝搖旗用上它不是湊合,而是看中它的內傷能力,用刀的話,對方裝甲如果厚實可以敵住,砍得鐵甲多了,再好的刀也會鈍。

    綠綠的裝備好,穿甲者多,郝搖旗就用它來給綠綠一個厲害。

    果不其然,當他揮動骨朵時,象閃電一般犀利,重擊之下,對方如遭雷轟,全身劇震!

    拿著兵器的被他砸飛,被他直接命中的人從口里噴出一口口血箭!

    他身披重鎧,一般敵人的兵器打過來不能破甲,弓箭與槍彈統統被裝甲攔住,所到之處,敵人簡直有如被坦克碾壓一般,無人可擋他的鋒芒,他一路打過去,敵人就一路死來,有的敵人被他砸中身體,堪稱是砸扁了。

    伴隨著郝搖旗行動的還有多位重鎧強壯軍士,他們拿著火把,為他照亮征途。

    郝搖旗是為猛將兄!

    又叫郝永忠,初于李自成軍中為大旗手,故名為“郝搖旗”。

    軍中大旗高大沉重,能執大旗隨軍行動者,無不是力士。

    用上骨朵正是稱手,發揮出重兵器百分百的威力,最是厲害不過。

    郝搖旗招熟力沉,不要命地沖鋒在前,打得敵人叫神也沒有用,面對的敵人求神保佑,不如求被他速速砸死,否則被他砸中沒死,那就是活受罪,手被砸爛,肋骨被打斷,身體受內傷,在那個年代,就算不死,醫治的手尾很長。

    他的副將劉國昌,卻走另外一個極端,他最喜歡與郝搖旗配合,讓他沖前面拼命,自己在旁邊幫忙補漏補刀……“正所謂送死你先去”,此話是郝搖旗嘲笑他的,劉國昌一點都不以為恥,反倒沾沾自喜地道:“除惡必盡,將軍你會知道我的用處的!”

    “殺啊!”郝搖旗是那種興奮型戰將,越是敵人多越是兇猛,他痛罵著,沖進密集的敵群中急揮骨朵,照頭劈腦砸得敵人東倒西歪,不到三分鐘就把二十多個敵人盡數打倒在地上。

    豈能任你猖獗!

    一位身材高大,手執一把寬大厚實彎刀的黑須綠綠沖過來,與郝搖旗面對面地猛肝起來,兩人拼了兩招,兵器打得火星四濺,綠綠一步沒退,棋逢對手的樣子。

    郝搖旗精神一振,手底加力,再砸多三骨朵,黑綠綠綠已經見巧成拙,窮于應付,動作跟不上來,被郝搖旗奮起一骨朵,打在他的面門。

    啊哈,黑須綠綠綠臉面就變了形,往后就倒。

    就在這時,黑須綠綠側后的另一個綠綠端端著一桿短矛照郝搖旗的腹部猛刺上來,那柄短矛,矛尖在光線下閃爍著令人膽寒的鋒芒,貌似很犀利的樣子,要是被他刺中的話,就算是重甲,也很有可能刺穿。

    此時郝搖旗招式用老,已經來不及招架,就在他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劉國昌一個箭步上前,揮刀用力下劈,把敵矛砍得下刺,這矛就刺不著郝搖旗了。

    劉國昌再順勢橫削,對方不得不放手,矛掉地上,那個家伙沒了兵器,竟然轉身撒馬就逃。

    逃?!

    郝搖旗恨對方想趁人之危,一腳踩到地上矛尖,那矛就翻了過來,變成矛頭向敵,他再用腳一挑,長矛彈起,被他用骨朵一敲矛尾巴,短矛如離弦之箭般飛向原主。

    那人正跑著,眼看就要躲進群綠中,孰料胸口一痛,低頭望去,只見一點鋒芒在胸前露出!

    就此栽倒在地,一命嗚呼。

    郝搖旗這一手使得出神入化,讓東南軍大聲喝彩,士氣激增,他們手執上了槍刺的火槍,對敵人遂行有條不紊的刺殺。

    就算穿了一層甲的綠綠,被他們近戰猛力扎中的話,不得直接刺進腸子里?或者來個透心涼?

    刺殺敵人,死得慘烈,慘叫聲不斷響起,簡直嘶聲裂肺,加上東南軍用上冷兵器,砍殺敵人,刀鋒和鐵甲頭盔的金屬撞擊聲、切肉的撕裂聲,在寂靜的夜晚中格外地分明。

    還有拿著雙筒噴子、短銃的東南軍在后面不斷開槍,震耳欲聾,倍增東南軍的威勢。

    綠綠們聞風喪膽,一些綠綠見勢不妙,機靈地腳底抹油,開始奔逃,東南軍又點燃了他們營里的帳篷,引發更大的混亂。

    且說顏煜與張家玉在自家營里觀戰,但見敵營火光沖天,喊聲震地,三道火光,勢若三條長蛇在翻江倒海一般,不由得贊嘆不已。

    顏煜以手加額,慶幸道:“我東南軍有此猛將,何憂敵人不破!”

    張家玉則見好就收,下令鳴金收兵,出動的東南軍遂勝利回營,一清點人數,一千精兵出動,竟是一個不少!

    顏煜大喜道:“甘寧百騎劫魏營不過如是!”

    三國時,東吳大將甘寧與同僚凌統爭鋒,他對孫權曰:“寧今夜只帶一百人馬去劫曹營;若折了一人一騎,也不算功。”

    結果甘寧大獲成功,他與百人隊出戰,直達曹營中軍,曹操要不是中軍有鐵頁車相連,圍得鐵桶相似,否則甘寧都有可能殺他。

    甘寧只是百人,郝搖旗卻是千人不損,他得到一個綽號,就叫做“賽甘寧!”( 大明之雄霸海外 http://www.dnkxct.icu/12_1218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