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玄幻小說 > 帝尊 >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三章 奇形果
    “呵呵,林暮,這里可是青云門,你在這個時候出門,難道是打算出去干什么見不得光的事情嗎?”

    松玉平從黑暗中走了出來,呵呵笑道,身上隱隱散發出殺氣。

    林暮回頭看著松玉平,一臉嘲弄地說道:“松玉平,你耳朵是聾的嗎?還是因為你聽不懂人話?我剛才不是說了嗎,我是出來拉夜尿的。”

    頓了頓,林暮突然嘆了一口氣,接著說道:“哎,原本想出來拉個夜尿,誰知道看到你之后,尿意都沒了,松玉平,你是不是什么狗皮膏藥,為什么我感覺走到哪都能看到你?”

    松玉平冷笑道:“林暮,你真是出來撒尿的?你該不會是準備出來干什么見不得光的事情吧?出來撒個夜尿,需要走這么遠的路嗎?”

    林暮淡淡說道:“我出來拉完夜尿之后,還打算看看風景的,青云門畢竟是中州第一大門派,門派內風景如此優美,而且今晚月光這么皎潔,出來看看夜景,這很合理吧?”

    “林暮,不用狡辯了,我知道譚毅一定是栽在了你的手上。”

    松玉平冷冷道。

    “哦,難道你一路跟蹤過來,就是為了問清楚譚毅是不是栽在了我的手上?”

    林暮淡淡問道。

    “你錯了,我是來殺你的。”

    松玉平冷聲道,臉上毫不掩飾地將殺意顯現了出來。

    林暮故作驚訝,好奇地問道:“你是來殺我的?為什么呢?咱們可都是同門師兄弟。”

    “林暮,不要揣著明白裝糊涂了,你知道我為什么要殺你的,你將玉林峰底下的那一個元石礦脈一個人侵吞完,害得我無法在短時間內無法繼續提升修為境界,在我眼中,你必須得死!”

    松玉平冷聲說道。

    “我侵吞了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脈?這不是應該的嗎?玉林峰可是我的修煉寶地,所以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脈,不應該歸屬于我自己嗎?這是三歲小孩子都懂得的道理,難道你不懂?”

    林暮嘲諷道。

    “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脈,我早就在二十年前已經發現了,這是屬于我的!”

    松玉平憤怒地喝道。

    “那我就奇了個怪了,如果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脈是你二十年前就已經發現了,那么你為什么不開采呢?既然你不開采的話,而我又恰好成為了玉林峰的新一代主人,按照道理來說,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棉,應該屬于我的才對。”

    林暮有條不紊地分析說道。

    “總而言之,你侵吞了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脈,打亂了我的變強計劃,必須要用你脖頸上的人頭,才能抵消我心中的怒火!”

    松玉平咬牙切齒地說道。

    由于過度憤怒,松玉平甚至還將牙齒磨得咯吱咯吱作響。

    “哦,用我脖頸上的人頭才能抵消你心中的怒火?”

    林暮突然笑了,臉色突然轉冷,冷聲說道:“松玉平,不用廢話這么多了,出手吧,我沒空和你浪費口水。”

    原本林暮打算前往青云門的元石礦脈一趟,今晚便將青云門的元石礦脈收割干凈,沒想到剛出門便被松玉平截住。

    林暮知道如果不處理好松玉平,那么今晚的任務恐怕要泡湯。

    相對于青云門的元石礦脈,玉林峰底下的那個元石礦脈,就沒有什么可比之處了。

    青云門的那個元石礦脈,起碼是玉林峰山底下元石礦脈的百倍!

    “區區天人境的修為,好大的口氣,那你就給我受死吧!”

    松玉平冷聲說道,準備朝著林暮發動攻擊。

    “住手。”

    從天邊突然傳來了一聲呵斥,一道劍光閃過,一人御劍飛來。

    來人正是郎炬。

    松玉平眼看來人是青云門的精英弟子,便停止攻擊,收斂了殺氣,朝著郎炬抱了抱拳,頗為客氣地說道:“見過師兄。”

    郎炬只不過是青云門的精英弟子,而松玉平是煉神派的傳承弟子,他見到郎炬到來,將自己的姿態放得這么低,甚至顯得有些卑微。

    郎炬只是朝著松玉平微微拱手,不咸不淡地說道:“不用客氣。”

    隨后郎炬落在林暮身前,收回飛劍,突然朝著林暮鞠躬行禮,恭恭敬敬地大聲說道:“郎炬見過林暮師兄!”

    看到青云門的精英弟子郎炬,在林暮面前竟然顯得如此恭敬,松玉平微微一怔,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眼睛看到的。

    林暮淡淡一笑,問道:“郎炬,三更半夜的,你跑來這里干嘛?”

    郎炬突然從儲物戒指中取出一個果籃,果籃中裝滿了一些奇形怪狀的果實,說道:“白天的時候看到林暮師兄在宴會大廳上吃了不少油膩糕點,我這里正好有一些奇形果,不敢獨享,故此帶一些奇形果過來給林暮師兄嘗嘗。”

    林暮瞥了一眼郎炬手中籃子上的果實,發現這些水果雖然奇形怪狀,不過卻散發著濃郁的果香,聞一聞這果香,都讓人有一種振奮心神的感覺。

    “奇形果?!”

    松玉平似乎知道這種果實,臉上不由得浮現出震驚的神色。

    “這奇形果我倒還是第一次聽說,不過聞著果香,倒是挺好聞的,這是奇形果有什么用處呢?”

    林暮隨口問道。

    “回林暮師兄,奇形果乃是由奇形樹結出的果實,奇形樹百年才開一次花結一次果實,而且結果率只有百分之一的概率。”

    郎炬回答道。

    “百年才開一次花結一次果實,結果率還這么低?那這奇形果還挺珍貴的,你帶了這么多過來,都是給我的嗎?”

    林暮問道。

    “正是,林暮師兄難得來青云門一趟,我沒有什么用來招待林暮師兄,身上正好有一些功勞點數,便在門派的功德閣中兌換了這一籃子奇形果,希望林暮師兄不用嫌棄才好。”

    郎炬略有些忐忑不安地說道。

    松玉平難以置信地看著林暮以及郎炬,心中很是想不明白,為什么青云門的這名精英弟子,會對林暮如此恭敬?

    還親自給林暮送來了珍貴罕見的奇形果,簡直對親爹都沒這么孝順!

    “好吧,你大老遠地給我送來這些奇形果,我都不好意思不收下了。”

    林暮從果籃中拿過來一個奇形果,輕輕咬了一口,頓時滿嘴芬芳。

    “不錯,這味道挺香的,而且開胃,你也嘗一個吧。”

    林暮拿過一個奇形果丟郎炬。

    郎炬受寵若驚地接過林暮扔過來的奇形果,也吃了起來。

    他們兩人仿佛忘記了一旁還站著一個松玉平,自顧自吃著水果,四周都彌漫著濃郁的果香味。( 帝尊 http://www.dnkxct.icu/12_1268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