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重生無冕之王 > 正文 第一千四百六十章 難于處理
    “瑪麗隔壁的,你是不是這個報社的人啊?”一個老人看著蘇明強怒吼道,似乎是想要將他給吃了一樣。

    “嗯,這個地方是我的,你有什么事情嗎?”蘇明強倒是不在意,因為他早已經知道這事情會引起狂風暴雨,但是這一次來的有些突然而已。

    不過即使是這樣,這事情也是可以處理好。

    “哼,這個地方是你的,那就是對了。”

    老人憤怒的說道:“他奶奶的,你都是寫什么玩意啊?你告訴我,為什么我生的孩子,不贍養我這邊,還有道理了啊?要知道,即使是我一天都是沒有養狗他,我一次都是沒有照顧他,但是他依舊是我兒子,而且要不是我有睡了他老娘,他怎么可能會出現的了呢?”

    “他娘的,我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厚顏無恥的家伙,現在這個人就是如此的貨色了,真的是讓我大開眼界的了。”

    “不要說了,我都是有些想要嘔吐出來了,這樣的人算什么貨色啊?”

    “呵呵,這事情也是有些意思,生養的恩情,這都是有一個對比了吧?按照他這樣說的話,那些人被人給換出去的,那不就是不需要在意什么了,以后等人長大直接去認就可以了吧?”

    旁邊的一些人都是看不下去了,他們之前還以為是什么樣的情況,但是在看到這一刻的時候,他們都是想要將人給打一頓的了。

    只是他們都是知道,這些不要臉的老家伙,那是不能夠碰觸,要不然藥費都是不知道多少。

    要是年輕人敢這樣說的話,估計都是已經被這里的人給打殘的了。

    “他娘的,你們算什么東西啊?這一件事情有什么不對勁嗎?我生了他,那我就是他老子,這事情是很正常的情況。”

    “沒有錯,我之前生的一個兒子,現在都已經是一個有錢人了,他怎么都是要照顧我到老,還要讓我吃香喝辣。還是那么一句話,不管我有沒有養過他,我都是他老子。”

    “我這邊也是一樣,那個畜生竟然敢不認我,每一個月只愿意給我幾百塊生活費,這事情我不爽。”

    很多家伙都是這樣說道,那些家伙都是一個性質的玩意。

    郭陽倒是很清楚,這些家伙應該都是被人給找出來的。

    要不然的話,這一件事情才是剛剛出現多少時間,這就是有那么多人圍攻這邊了啊?

    只是這事情也是很正常,有些人看這邊不順眼,這一件事一點問題都沒有。

    不過這些家伙的層次還是低了一點,要是直接在報紙上對噴的話,這事情也是好很多吧?

    郭陽都是有些期待,那些家伙在這邊對噴自己。

    蘇明強是一個聰明人,他知道說什么樣的事情,那是可以讓這些家伙離開。

    比如就是現在這個時候,他看著他們說道:“你們這樣找我們,這有什么作用呢?要知道,你們之前做的事情,那都是惡心的不得了,你們自己都是還不發現嗎?這事情法院是怎么管理的,那就是怎么樣的情況,你們和我們沒有什么好說的啊。”

    蘇明強可是知道有什么事情是不能夠出錯誤的,比如是說這一件事情就是了。

    要是自己這邊說什么話的話,那都是有可能會被人給說什么樣的事情。

    只是現在不一樣了。

    只要自己這邊不說什么亂七八糟的話語,那就是一切可以推到法院那邊。

    法院是怎么都是會做出判斷的,這事情是如此。

    當然,郭陽也是說過了,現在的法院有些條例還是落后,以后會是更改的,但是就在這個事情來說,只要說按照法律來辦事情,這是怎么都不可能會錯誤。

    也就是因為這樣,他才是敢這樣自信的。

    “瑪麗隔壁的,這事情憑什么啊?要知道,之前要不是你這邊這樣的話,我兒子都是不可能會是什么都不給我這邊的了。”

    “沒有錯,我這邊也是差不多的情況,我也是不甘心啊,你這是怎么都是要賠償給我一番的了,要是什么都不給我的話,我也是死在你這邊的了。”

    “這事情也是和我有一些關系,我也是要你這邊賠償我們。”

    這些家伙都是很直接的了,一個個都是直接說這樣的話語。

    可以說,這種人都是已經到了極致不要臉的地步。

    郭陽都是嘆為觀止的了,他本來還以為這一件事情會是什么樣的情況。

    誰知道,這些家伙會是那么一個情況,這事情也是有些意思的了。

    想到這里,郭陽看著莊除說道:“這些人敲詐勒索的話,這事情有一些條例的嗎?”

    郭陽知道一旦在這邊老家伙犯罪的話,有些事情是真的不怎么搭理的了。

    畢竟這樣年紀,即使是法院都是不怎么好處理啊。

    要是一旦判處的時間長了,到時候這些人死在監獄里面,那是不好辦。

    這事情真的是不夸張,都是已經那么大年紀了,尤其是有些人都是各種病痛,這搞的也是有些亂七八糟的事情。

    一旦被那些媒體給弄出來的話,即使是對的事情,那都是有可能會變成錯誤。

    這事情就是那么扯淡,所以許多法院都是不愿意參合這樣的事情。

    只要不是太大的事情,這些家伙都是會被簡單處理。

    就是教育一番而已。

    不過就在郭陽以為莊除也是這樣做法的時候,誰知道莊除卻是一臉肯定的說道:“這一些家伙是肯定要被處理的了,要是這樣肆無忌憚做事情的話,那以后我們還可以怎么樣呢?反正不管其他人怎么樣,但是這些家伙在我這邊,那是不可能有什么好的。”

    莊除本來就是穿著警服有些耀眼,結果他大步走過去,一臉嚴肅的看著他們說道:“哼,你們這是敲詐勒索,要是你們敢繼續鬧騰的話,待會我也是直接送你們到監獄里面的了。”

    “瑪麗隔壁的,這事情有什么好說的,我們可是沒有做錯什么樣的事情,還有你們不是警察嗎?這些家伙都是讓我家的孩子學壞了,之前那些家伙都還是有些遲疑的,結果現在是什么都不愿意搭理了。”

    “我家那個小畜生,好歹也是我射出來的,結果現在倒是好,直接不認我了,這事情我也是不安心的了。要是沒有辦法給我一個交代的話,我也是要鬧騰的了,這事情即使是在哪一個地方,那都是可以說的上是對的。”

    “瑪麗隔壁的,你們也是真的很偏心啊,這樣的事情都是敢拉著來,你們算人嗎?要知道,我們這些人都是受害者啊。”

    這些家伙都是一臉堅定的神情,這都是讓郭陽更加的惡心了。

    郭陽也是想過有一些特殊的手段,但是在這一刻,他想到,這些事情有什么意義呢?

    還不如來一些簡單的事情了。

    想到這里,他看著莊除說道:“這一件事情怎么可以這樣呢?要知道,他們要是一旦這樣鬧騰都是沒有什么事情的話,以后會有多少老人學著這樣做啊?這要是沒有處理好,你都是歷史的罪人了。”

    郭陽倒不是想要給莊除施加壓力,反而是提醒這個人。

    就像是之前某一個法官,因為用詞不是那么嚴謹,從今以后有什么樣的事情,那都是直接被人給拿出來說的了。

    這就是導致了很壞的情況,有些東西雖然不是那么一個情況,但是大家都是差不多的意思。

    莊除也是一瞬間醒悟過來了,雖然他沒有想要成為大佬,但是他也是不想那么年輕就在這邊準備養老啊。

    要是自己的名聲壞掉了,以后還怎么樣混呢?

    尤其是一想到,以后誰說起,那些縱容老家伙在這邊訛詐人的家伙,那到時候他都是會被人弄出來說一番的了。

    這樣的事情簡直就是一個噩夢,不管是什么樣的情況,他都是要將事情給改變的了。

    這不,莊除也是冷冰冰的說道:“哼,這一件事情你們自己都是要看著點的了,現在要么是跟著我回去,要么就是直接散了,這事情你們選擇吧,我不想將你們這些老人給弄回去,那也是因為你們年紀有些大了,但是不代表我不能夠這樣做。”

    莊除的話,那倒是沒有什么毛病,即使是領導都是沒有辦法說他什么。

    大家都是知道,這些老家伙要是真的弄出什么事情,那也是要處理的。

    還有就是一旦這些老家伙出了什么樣的事情,那也是要看著。

    反正都是麻煩,要是那么簡單處理好了,那就是了。

    實際上,很多人都是說基層要和稀泥,但是這事情沒有什么辦法啊。

    要是不這樣處理的話,那該怎么樣來呢?

    就像現在莊除遇見的事情,要是直接抓到警察局的話,這老人家一下子就是被嚇死了,然后莊除這邊的事情就是直接引起社會輿論的了。

    一些圣母可是不會管這事情有什么前因后果,他們都是只會想到了一件事情,那就是莊除竟然敢抓這樣年紀的老人,這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

    盡管這樣的圣母沒有多少,但是只要匯聚起來,這聲音怎么都是會比莊除的大,這地方的輿論也是會偏向那些圣母,到時候莊除就是吃掛落了。

    一個大過是小事情,直接被人給開除了,這事情都是有可能的。

    有些東西,就是那么的懸乎。

    莊除做事情也是很小心。

    郭陽也是知道這事情是必須要小心翼翼。

    只是郭陽更是希望莊除的路走好一點,畢竟那么認真的人,那是不多了。

    至少不能夠在什么年代提起那些老人可以肆無忌憚橫行的時候,那就是直接說到莊除這個背景板了。

    這樣的事情可不是什么好事情。

    那些老人也是有些錯愕了,因為他們是真的沒有想到,莊除會是這樣有勇氣的。

    要知道,他們在之前,那都是橫行霸道的了,反正他們都是老人,所以許多的事情都是無所謂。( 重生無冕之王 http://www.dnkxct.icu/14_1495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