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龍抬頭 > 正文 1681 只要活著,就有希望
    二條確實是個不太擅長謀劃和布局的人。

    之前他和趙虎、莫魚在一起時,就是事事聽兩人的,當然,也不需要他會什么,就憑他一身的好武藝,走到哪里不招人待見呢?

    一個人活在世上,只要有拿得出手的東西,就一定有自己的一席之地。

    我和二條一直喝到凌晨兩點多,但喝得是東洋米酒,并沒多少度數,所以只喝了個微醺。最后,二條端起杯來,祝我總決賽旗開得勝、拿下東帝!

    我說:“你別忘了給我拿爆氣丸就行。”

    “放心,忘不了的!”

    我們哥倆勾肩搭背地從居酒屋出來,伸手攔了輛車,他去親和組,我回長樂村。

    因為不順路,所以我讓他先上車。

    等二條走了以后,我才站在街邊繼續攔車。

    但是不知怎么回事,竟然一輛出租車都沒了,不光沒出租車,就連普通的車都沒。雖然已經凌晨兩點,但這里是京府最繁華的大街之一,不該這么冷清的啊。

    蕭瑟的秋風一吹,我渾身上下打了個激靈,那點僅存的酒意也沒有了。

    不對勁,不對勁!

    好濃重的殺氣啊。

    我警惕地向四周看去,就見密密麻麻的人群正往我這邊圍聚而來。

    這是怎么回事,難道戰斧的人發現我了?

    我立刻拔出飲血刀來,緊張地看著四周,但沒發現歐美人的身影,而是一個又一個東洋人。再接著,我看到了幾個熟悉的人,是山王會的各組組長,各個舞刀弄棍、殺氣騰騰。

    我的心里往下一沉,然后便看到了西川。

    沒錯,就是西川!

    西川站在馬路對面,冷冰冰地盯著我。

    “西川先生,這是什么意思?”我疑惑地問著。

    西川一步步朝我走來,陰沉沉道:“我沒把握勝了你,所以想提前殺掉你。真是不容易啊,總算把那個二條給盼走了,不然還真不好對你下手。”

    倒是直白的很!

    我很無語,這是欺負我洪社的人都在長樂村啊。

    我有些惱火地說:“西川先生,咱們之前才剛說了,團結起來對付戰斧的,洪社也是東洋黑界的一份子,怎么現在又搞起內訌來了?”

    “我也不想。”西川說道:“我是打算一統整個東洋黑界,然后對抗布萊克和喬戈爾,但是半路殺出一個你來……我確實沒想到你有這么強的實力,在我印象里你最多天階中品的樣子,沒想到……”

    我說:“總決賽還沒開始,你怎么知道一定就輸給我?”

    “我沒十足的把握勝過你。”西川說道:“就好像我沒十足的把握勝過雨村和杉江一樣,但他倆就很自覺,并不打算和我爭東帝的位子……唯有你好像執拗的很,一心沖著‘東帝’的位子而來,那就別怪我不客氣了。”

    我實在氣得有點哆嗦:“你一心想做東帝,還搞什么比武大會,不是脫褲子放屁嗎?!”

    “總得名正言順才行。”西川說道:“有些事情說出來沒意思,走一個這樣的流程,也是為了服眾。”

    看看左右的人,至少有幾百個,還有山王會各組組長,我今天是插翅也難飛了,也不可能指望誰來救我,長樂村距離這里可遠得很……

    我很無奈地道:“好吧,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會主動退出比武的。”

    “遲了。”

    遲了?!

    我很不解地看著西川。

    “之前你信誓旦旦地要拿下東帝,突然退出比武,大家肯定覺得我在搗鬼。”西川說道:“這樣對我的名聲可不利啊。”

    “那你把我殺了,對你的名聲就有利了?”

    “這個簡單,戰斧本來就一直在通緝你,推給他們就可以了。”

    我差點吐出一口老血。

    真是太卑鄙了,太狠毒了!

    “西川先生……”

    我還想再說點什么,西川直接冷笑一聲:“少廢話,今天就是你的末日!”

    說著,西川已經拔出一柄狼牙刀,迅速朝我沖了過來。

    不光是他,山王會各組組長,也都朝我奔了過來。

    山王會其他人倒是沒動,而是站在原地看熱鬧。

    當然,已經足夠!

    auzw.com

    爆氣丸的功效已經失去,我又回到了天階上品第一檔的實力,本來就不是西川的對手,更何況還有這么多的組長!此時此刻,怕是天神都救不了我,也就只有死路一條!

    即便如此,我也沒有放棄,我仍勇敢地拔出飲血刀來,同樣朝著西川奔了上去。

    西川離我最近,我們兩人也最先交戰在了一起。

    叮叮當當、咣咣鏘鏘!

    雖然是最老套的金戈交擊之聲,但每一下都敲擊在我的心房,是閻王催命的符咒。按理來說,身為天階上品第一檔的實力,和第二檔的西川還是能斗一陣子的,但就因為此刻的我又急又怒,同時又夾雜著慌張、擔憂和無奈,多種極端的情緒交織在一起,更加沒辦法發揮出本身就有的水平。

    也就那么短短的十幾招,我便敗下陣來,步步倒退!

    更不用說與此同時,其他組長也攻到了,各持刀棍朝我劈了下來。

    我的心中只能暗叫完了、完了!

    就算是我現在潛龍之體發揮作用,都不可能擋住這些攻擊了,除了死亡別無他路。

    但是就在這時,西川突然高聲叫道:“都住手!”

    各個組長紛紛停下手來。

    “你們站到一邊,沒有我的命令不許動手!”西川繼續說道。

    各組組長當然聽話,紛紛站到一邊去了。

    我想不通西川要干什么,但還是很努力地和他戰斗著,我們二人不斷身形交錯、變招換式,“咣咣鏘鏘”的聲音也不絕于耳,轉瞬間又交手了二三十招。

    但我的確不是西川的對手,更何況我的情緒極不穩定。

    很快,西川就抓住機會,狠狠一刀朝我腦袋砍了過來。

    我想擋,但已經擋不住了,眼睜睜看著這一刀就要砍下我的腦袋!

    但在關鍵時刻,西川突然翻轉手腕,手里的刀也翻了個面,刀鋒轉為刀背,“咣”的一聲重響,狠狠砸在我脖頸上。這一下雖不至于要命,但也夠我受的,整個人都往外飛出,“砰”的一聲摔落在地。

    脖頸又疼又麻,幾乎失去知覺。

    “噔噔”的腳步聲響起,西川又朝我奔了過來,舉刀就往我身上劈。我舉起飲血刀相擋,但沒擋住,他的刀劈下來,直接落在我的身上。

    但,仍是用的刀背。

    砰砰砰!砰砰砰!

    不足以致命,卻讓我疼痛難忍,甚至慘叫出來。

    西川這是搞什么鬼,不直接殺了我,玩這種花把戲?我們無冤無仇,他干嘛要折騰我?西川連著六七刀劈下來,如果是刀鋒的一面,我早就不知道死多次了,但用刀背,疼得我是痛苦交加。

    最終,西川停了下手。

    他都砍得累了,額頭上冒出不少熱汗,看著我“嘿嘿嘿”地笑。

    我疼痛難忍,根本站不起來,努力抬起頭來,咬牙切齒地說:“你他媽到底想干什么?”

    其實不光我有這個疑問,山王會各組組長,以及其他的人也都一臉疑惑。

    沒人知道西川在玩什么把戲。

    西川收起了刀,“嘿嘿”笑著說道:“之前以為你實力很強,擔心你明天勝過我,才打算把你給殺了的。但是剛才一交手啊,才發現你實力不過如此,天階上品第一檔而已!你能贏杉江,完全是運氣吧,只能怪那家伙太輕敵了!哈哈,既然如此的話,我也沒必要怕你了,晚上跟你來一場光明正大的決斗,當著所有人的面戰勝你!這樣一來,我這個‘東帝’就實至名歸,再也沒有人說三道四了!”

    原來西川打得是這個主意。

    當然,我也不會主動泄露爆氣丸的秘密,只是惡狠狠地瞪著他。

    西川蹲下身來,拍著我的腦袋說道:“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行,還想和我爭‘東帝’的位子?好了,滾回去吧,記得晚上來和我決斗啊!”

    說完,西川便站起來,抱著雙臂笑盈盈地看著我。

    好,不用死了。

    只要活著,一切就有希望。

    我什么都沒有說,想站起來,但是身上疼痛難忍,只能努力翻過身來,趴在冰冷的地面上,一步步向前爬去。

    在凌晨兩點多的京府大街上,身為洪社老大的我,像蟲子一樣慢慢爬著。而山王會各組組長,還有一大群山王會的成員,就這么或嬉笑,或冷眼地看著我。

    時不時還傳來幾聲譏諷。

    但我無所謂了,還有什么比活著更美好呢?

    只要活著,一切就有希望!

    我很努力地向前爬著,哪怕我看上去像一條喪家之犬,或是一條剛從茅坑里爬上來的蛆,我也一點都沒覺得自己可憐。

    甚至相反,我很興奮,西川錯過了殺我的好機會,他將為自己這個愚蠢的決定付出代價!

    我盡快地爬著,想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以免西川一會兒又反悔了。我爬出去很遠,還能聽到山王會的笑聲,但他們并不知道,笑得最開心的是我。

    等著吧西川,我一定會擊敗你的!( 龍抬頭 http://www.dnkxct.icu/7_7228/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