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歷史小說 > 隋唐大猛士 > 正文 第1453章 捉對廝殺
    風雪交加。

    薛延陀可汗泥孰令六萬余戰兵棄馬步行殺出,而令十三萬余輔兵在后面看馬守營,護衛五萬牧民以及牛羊草料。

    泥孰拔出長劍,指著對面的秦軍陣大喝。

    “給本汗滅了這些秦軍,先鋒破陣者,頭功,賞牛千頭。有能擒斬夷男者,不論死活,皆賞牛萬頭奴隸千人!”

    陣陣山呼海嘯般的回應在薛延陀各部戰兵中響起。

    成千上萬牛的賞賜太誘人了。

    棄馬步行的薛延陀人提著刀盾奮力的向秦軍沖來。

    對面。

    段志玄主動請令,“薛延陀人棄馬來戰,讓我率騎兵沖擊!”

    他麾下有五千騎兵,這是一支很強悍的戰斗力。

    “不,風雪太大,地上積雪也深,戰馬沖不起來。”夷男畢竟是薛延陀出身,深知下馬步戰其實也是薛延陀很厲害的一記傳統殺招。他們習慣騎馬奔襲行軍,然后再下馬步戰。

    戰斗時,一般是五人一伍,一人留守后方看馬,四人出戰。而這次因為兵多,泥孰只令正兵出戰。

    但近七萬戰兵下馬直撲而來,依然是很強悍的。

    薛延陀喜歡下馬步戰,緣于他們以前與突厥等部落爭雄時,騎射這方面遠遠不如,因此他們最后習慣的是以長矛鐵刀大盾步戰殺敵。

    過去鐵勒人在草原上游牧時習慣以高大車輪的車子遷移,若是遇敵,他們會以高車結陣然后步戰對敵。

    夷男瞇眼瞧著薛延陀軍。

    此時,薛延陀軍已經分成了三大部份。

    六萬余戰兵前出,步行殺奔過來,以大盾、長矛、直刀為主。而其余兵馬,約十三萬家丁分成了東西兩部,列陣十余里。

    而五萬牧民則帶著輜重牛羊草料等在更后方的河畔扎營。

    “撤!”

    段志玄不解,大家追了這么多天,頂風冒雪的,雖說秦軍裝備好,有皮襖有毯子等,可一路上也還是凍傷了不少士兵,不少人都被迫留在了路上。

    現在正是決戰之時,怎么能退呢。

    包扎好傷勢的羅思摩也不解,“我愿率朔方道民兵,先打頭陣,挫其銳氣。”

    可羅克用卻依然冷聲下令。

    “傳我軍令,全軍后退。”

    “退哪去,退多遠,打不打了?”羅思摩火了。

    “打,當然打,但不在這打。”

    羅克用其實早就在心里有了全盤計劃,他直接道,“往后撤十余里,我們來的路上不是經過了一條河嗎?河的西岸北面,有一片高地,我們到那去跟泥孰打!”

    “這打不行嗎?”

    羅克用道,“那里可依據高地,打防守反擊,還可以誘薛延陀戰兵脫離他們后面的輔兵和牧民。”

    “按軍令行事,如有違抗者,斬!”

    羅克用直接請出了皇帝所賜的尚方玉具劍。

    看到這把劍,朔方布政使的羅思摩和北伐軍騎兵總管的段志玄都不吭聲了,皇帝賜劍的時候都說了,北伐戰場,此劍如朕親臨。

    “撤!”

    羅思摩的朔方民兵最先撤,他們八千民兵,先前一戰損失了一千多,可謂是有點傷筋動骨,此時都憋著一股氣準備大打一場,一雪前恥,誰知道卻要臨陣后撤。

    心里憋氣也沒辦法,只能罵罵咧咧的帶頭后撤,好在羅思摩告訴他們,大家是后退選個場子再跟薛延陀的黑狼崽子們好好打一仗。

    數千民兵先撤,緊接著是北伐軍步兵們騎著馬也跟著后撤,段志玄帶著五千騎兵在兩翼護衛。

    那邊薛延陀人倒是有些傻眼。

    秦軍一路窮追不舍,他們終于停下來跟他們打了,結果這狗日的秦軍卻又調頭走了。

    “怎么辦?”

    “追!”

    泥孰咬著牙道。

    他深知,此時尉遲恭和李大亮率領的八千輕騎就在離此不遠了,隨時可能到來,所以他必須先把后面的這兩萬余秦軍先擊敗,要不然就要被陷于此。

    “這么大的雪,他們騎馬也不比我們跑的快,追!”

    薛延陀數萬大軍,本來都以為馬上是場惡戰,誰能料到會是這樣。

    命令傳下,只得繼續追。

    秦軍根本不管他們,只管向后撤。

    約摸快到黃昏之時,秦軍已經都到達了羅克用預定的戰場。

    五千騎兵撤到了西面的河岸邊列陣。

    而北伐步兵和民兵則分成兩部,在河岸東北的那片高地前列陣,一東一西。

    六千余民兵在左,一萬二千北伐步兵在右。

    等薛延陀幾萬人踩著積雪,追的直喘粗氣來到這處新戰場時,秦軍已經差不多擺好了陣形。

    一萬余千余步兵依山坡高地列陣,結成兩大軍陣,而五千騎兵在西面的河岸邊山下列陣,隨時可策應支援。

    北伐的騎馬步兵們,此時也都已經下了馬。

    盾牌手在山腳下擺下了一排排的盾墻,而弓弩手們都站到了后面山坡高處。

    “殺!”

    薛延陀諸部的頭領們看到秦軍終于不跑了,也沒去研究秦人這陣形和位置等奧妙,直接下令進攻。

    薛延陀近七萬步兵,直接就排開了近十里寬,直接就向著兩個步兵陣地殺了過去。

    漫天雪粉揚起。

    一名孔武有力的同羅部戰士,一手提著一面皮盾,一手握著把環首直刀,就猛沖上前。

    這是一個彪悍的戰士,他手里的盾可以抵擋弓手的箭。

    他后面無數的薛延陀軍如潮水一般的向那片高地涌來,雪白的大地,被淹沒。

    夷男的經略使大旗就立在高地上,在兩陣的中間,身邊是親衛騎兵和傳令兵、旗鼓隊等。

    站在高,望的遠。

    近七萬的薛延陀戰士沖鋒的場面,確實是十分的壯觀。

    夷男扭頭打量下了自己的的隊伍。

    他笑了。

    依山列陣,便已經無后顧之憂。

    “箭!”

    旗令兵搖晃旗幟,發出旗語命令,又有軍中號鼓手以號聲鼓令傳訊。

    朔方道布政使、順國公羅思摩親自站到了最前線的盾墻后,他瞇眼打量著越沖越近的敵人。

    拿起弓,搭上箭。

    一箭射出,一名手提著皮盾沖在最前面的彪悍薛延陀戰士,被一箭射中了眼睛,應聲而倒。

    這一箭,又快又準,那戰士的盾都只抬到一半,根本抵擋不及。

    那一箭射出后,他身后數千民兵們,紛紛射出了手里的箭。

    箭如飛蝗,密集騰空,然后如雨一般的覆蓋到薛延陀軍中。( 隋唐大猛士 http://www.dnkxct.icu/9_9774/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计划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