燃文小說網 > 都市小說 > 咸魚的自救攻略 > 正文 第八百五十三章 見我不需要預約?
    很快,臺下又有人強勢搶奪話筒,然后扯著脖子問:“楚總楚總,我是您的粉絲。我剛看了您上午的采訪,您的巴人干的這么棒,為什么又要干一個小康呢?是因為做便利店比做游戲更賺錢嗎?”

    本來楚垣夕已經想溜了,而且時間非常緊,因為他著急回帝都但飛機沒有合適的,于是改了高鐵。高鐵其實也很快,特別是京滬線,舒適、準時,不用擔心晚點也不用早早趕到車站傻等。

    歸心似箭,都是因為要賣趙杰,至于趙杰本人,還能帶著其他兄弟姐妹在拆奶罩上再玩幾天。

    但是這個問題很好,讓楚垣夕非常想回答。他上午的采訪過后自己也看了看,發現采訪提綱里漏掉了這個問題。這是開宗明義的問題,不應該漏掉,而且用來zhuangbility再好不過了。

    “便利店確實是很賺錢,但是便利店還利國利民啊。”他半轉身擺了個poss,“又能利國利民又能賺錢,這就是吸引我做便利店的原因。相比之下,其實肉眼可見的,還有很多很賺錢的生意我都沒做,很輕易就放棄了賺大錢的機會呢。”

    開門客的前線專員立刻追問:“是這樣的楚總,巴人和小康這個跨界實在跨的也太大了,像我們這種小白,事先完全不能理解。但是今天看了您的采訪又聽了您的報告,似乎找到一點聯系?”

    “哎你很聰明啊,有沒有考慮過到小康干點啥?”楚垣夕很意外,“確實有聯系。其實今天講的這些,不止是游戲,所有跟流量有關的運營都用的上。所以我做小康看著跨界很大,其實很自然,都是流量運營,都是互聯網思維嘛哈哈。”

    臺下眾人聽完,眼巴巴的看著楚垣夕溜了……

    等他孤身上了高鐵,坐到座位上,發現阿啞的微信又跳起來了。

    為什么說又呢?因為早在前兩天,阿啞已經打破沉默跟楚垣夕交流過幾次了,不過說的都是不疼不癢的,比如交換一下制作短視頻的經驗等等。這都沒毛用,楚垣夕心說如果他看過采訪之后,大概就要聊點有用的東西?

    另一邊,阿啞已經回到自己的辦公區,而且心態極為不平衡,特別是一群平級的和下級的同事觀察他的目光,讓他十分不爽。

    “楊總,剛才那個是誰啊?”他手下的SVP按捺不住寂寞,問:“我從沒見過程總這么客氣,你們以前認識?”

    楊總,這是個非常別扭的稱謂,特別是在公司內部,在外人面前叫楊總還差不離,反正當初在巴人的時候,內部從來沒人管楚垣夕叫楚總,都是直接叫名字,或者老楚、阿楚甚至小楚。

    但是在這里,沒人叫他阿啞。

    “啊,在東南亞的時候剛好撞上,確實認識一段時間了。程總不是客氣,程總跟李哥關系很好。”

    OTO的總裁小李其實名叫Ritesh,音譯瑞題獅,和殺軟瑞獅一字之差,但是進入天朝之后一直要求別人叫他小李,因為今年剛剛26,整個創業圈就沒幾個比他年輕的。不過楊正比他還小,只好叫李哥。

    實際上他并沒說的很細,因為,他正是得到小李的引薦,跟著去了一趟大馬,才得以被程慧琳賞識,成為開門客的聯合創始人。

    楊正去年20歲,而小李,是一位20歲開始創業而且成功的少年明星創業者,在印度做的風生水起,不但做起了類似如家+美團酒店的模式,而且橫跨OTA。可能這才是他把集團命名為OTO的原因?

    所謂OTA,就是類似攜程去哪兒飛豬這種在線旅游,或者稱為流量旅游。在天朝,OTA們時是OTO集團的死敵,但在印度,小李已經成功的蠶食了三成以上在線旅游的市場,使得他稱為孫大圣眼前的紅人。可能也正是這個原因使得天朝OTA們一致對外的吧。

    總之小李輝煌而年輕的過去激勵了楊正。因此OTO集團早幾年進入天朝的時候阿啞就已經去見過偶像了,不過那個時候他還毛都不是,得到大哥親切的接見,但沒留電話和微信。

    然后,OTO集團想在天朝復制印度的輝煌之路,復制的一塌糊涂,被OTA們群毆了一個灰頭土臉,快速的虧掉幾億$。畢竟天朝是在線旅游業務全球滲透率最高的區域,旅客住哪兒攜程們說了算。

    這段時間正趕上楊正伴隨巴人崛起而嶄露頭角,見證了這家公司成立半年融到3個億的¥,見證了投資者們認可了15億的估值。

    從巴人離職之后,本來以為這段長達半年多的工作經歷不說傳奇也算得上輝煌,特別是楚垣夕允許他使用巴人娛樂聯合創始人的頭銜,總能夠讓李哥重新認識他的價值了吧?沒想到人家給他指點了另外一條路。

    原本,楊正以為自己跟在楚垣夕身邊耳濡目染,對創業,對投融資就算沒有得到直接的傳授,總也算是吃過見過了吧?特別是對于流量的運營,對于用戶的獲取和轉化,對粉絲調性的調理和分流等等,都應該算是有一定的了解了。

    但是今天,李哥在楚垣夕下臺之后跟程慧琳交流了一番,把他嚇到了。

    對倚天劍的概念無論是印度人還是馬來人,都不可能比天朝土著更懂,但小李居然說出:“其實我就缺一個巴人集團,不,我缺的是巴人信息,很清晰的邏輯,私域流量就是倚天劍。”

    可惜就是李哥說到這里不再說了,惟其如此才讓人心癢難搔。程慧琳似乎沒在意,很隨意的嘲笑了句:“我就缺一個企鵝”。

    但阿啞不同,他到底是懂點,隱隱約約感覺摸到了什么。

    只是程慧琳和楚垣夕隱隱約約有些不睦,否則李哥肯定要找楚垣夕聊一聊的。

    所以阿啞才跟楚垣夕嘮了起來,采訪和論壇他都看了,怎么可能沒想法……

    于是楚垣夕看到阿啞問:楚哥,巴人信息現在你給多少估值?

    咦?怎么問起巴人信息來了?是消息傳歪了嗎?我要賣的是巴人游戲啊親!

    楚垣夕回復:為啥問這個?你聽誰說我要賣巴人信息了?

    阿啞:沒有沒有,就是隨便問問。今天有人看了你的直播,說巴人信息就是倚天劍。

    楚垣夕頓時一聲臥槽:誰啊?內行啊!

    阿啞:OTO的Ritesh,你知道這個人嗎?他讓別人叫他小李,印度人。

    楚垣夕還真不知道,幸好這是微信聊天,他迅速百度了一下“OTO”、“印度”、“Ritesh”,看了一眼然后回復:有點耳聞,他有錢買巴人信息?他現金流不充裕吧?巴人信息估值,1000億吧。

    阿啞當時就噴了,差點一口水噴到工作臺對面,心說你特么給我差不多一點!

    當然,跟楚垣夕不能這么說,他發送的是:巴人集團的估值不才300億嗎?

    楚垣夕:這也就是跟你,咱就實話實說,300億那是給投資者退股用的。巴人信息1000億的意思是不賣,這數是我拍腦袋說的,你真拿1000億過來我大概還是不賣。

    阿啞:真心的?

    楚垣夕:當然了啊,小李不都說了么,巴人信息是倚天劍啊,你有倚天劍你賣嗎?

    阿啞:但是倚天劍也得有個價錢啊,你不是說對商業來說什么都有標價嗎?

    楚垣夕:巴人信息有極大的戰略價值,私域流量的戰略價值,多的就不說了。這種關鍵點我只能說給自己公司高管聽。

    見楚垣夕打出“私域流量”四個字,阿啞不禁陷入深思,因為李哥剛剛說的是——我缺的是巴人信息,很清晰的邏輯,私域流量就是倚天劍。

    言猶在耳!

    但是現在不是深刻思考這個問題的時機,他停頓片刻,問:你采訪里關于我的,是認真的嗎?

    楚垣夕眼珠一亮,機會來了!

    他分成兩句,分別寫在記事本里,然后復制好第二句,發送第一句,說:認真肯定是認真的,但是也得看你到底能做到哪一步啊。

    緊接著發送第二句:我不看資歷只看能力。另外你這句話最好撤回,萬一被人看見了不好。

    阿啞果然撤回了。之所以還要預先寫好了復制粘貼,都因為微信不人道,撤回還特么有時間限制,萬一第二句輸入的慢一點,估計阿啞那邊就超時了。

    作為回應,楚垣夕也撤回了第二句話,但把第一句留下了。

    然后他接著說:話說,如果巴人引進空降高管,確實是不利于企業文化。

    然后又說:但如果是你的話,我覺得條件可以談談。

    阿啞幾乎是秒回:不能把我當初那個投資圈轉期權嗎?

    這個問題很關鍵,實際上楚垣夕早就考慮過,采訪中也含混不清的提到過,但是不容易。

    首先,不考慮阿啞做商業間諜的情況,真心實意回來,那么他當初的20萬股投資權就相當可怕了。要知道巴人一直沒有做股本轉增,到現在還是1200萬股,就算估值300億也是一股兩千五百塊,趕不上巴菲特的伯克希爾哈撒韋,到了A股要瘋。

    那20萬股別說轉期權,維持投資權都是極為可怕的事情。

    所以阿啞的離職,極大的舒緩了巴人員工期權池的壓力。現在他想原樣照舊是不可能的事情,更別說按楚垣夕采訪中所說的轉成期權。真這么轉了,投資人和創始人團怎么說還不知道,楚垣夕自己原諒不了自己。

    而阿啞,經過這接近一年的歷練,已經清楚的知道投資權是什么玩意了,也知道自己拋棄了什么……20萬股的投資權,如果巴人進行300億估值的B輪融資,價值幾個億啊!還好,巴人一直都沒做B輪融資,而且似乎也不急于再融資的樣子,所以心態還能保持平和,反而是始終留在巴人內部才會每天盼著進行下一輪融資。

    這些想法都是一剎那間的事情,

    楚垣夕看到阿啞的問題立刻回復:所有的遺憾都是因為不可挽回。按照空降高管的的方式,你現在應該非常了解了吧。

    說完,楚垣夕主動撤回了上面的兩條,但留下了“如果巴人引進空降高管”這條。而阿啞,磨嘰了一會才把他的問題撤回去。

    阿啞當然明白什么叫引入空降高管,簡而言之,期權獎勵重新計算。這種期權大體上不會超過巴人集團內現有的高管水準太多,也就是于文輝、陸羽和趙姐的水平,否則期權結構就要失衡了。

    等了一會,似乎在做心理建設,然后阿啞像是沒提過這件事一樣,說:話說楚哥,我現在每每回想當初都很好奇,你是先決定做小康于是做個巴人當倚天劍的,還是先決定做巴人,然后起心動念做小康的?

    楚垣夕心說這個問題還真不好回答,因為不但人的心態是每時每刻都在變的,市場環境和賽道也是。像原世界中,在2017年年中的時候,他是絕對沒有以小康這么繁忙的業務環境下兼顧做一個抖音自媒體的。

    不說時間和精力,怎么做都是問題。很多企業有自己的抖音官媒,就像微博官微一樣,但是像MCN機構這么運營的幾乎沒有,因為調性不對。MCN機構可以為了粉絲不擇手段,可以想做什么做什么,但支付寶的官方抖音不行,雖然他們肯定也想擁有一個五千萬粉絲的抖音大號。某種視角下,這也算是被束縛了手腳,囿于自己的調性曲線上了。

    但是到了楚垣夕穿越的時間點前后,2018年的年初,他確實產生過類似的想法。那時,因為原世界的抖音生態大致領先本世界半年,抖音快手等等短視頻已經非常發達了,呈現百花齊放的井噴現象,類似本世界的2018年六月份,作為私域流量是既有流量,又具備充分的內容呈現模式,可以最高效的利用起來。

    所以他才每天刷一會抖音。主要是為了放松,其次是為了研究,因此才讓助理小姐姐搜集內容相關的信息,排成表打印好了拿過來看。

    那個時候,抖音生態已經逐漸形成,已經露出倚天劍劍匣的光澤了。對小康,至少在楚垣夕的眼里,遠不止一個官方賬號的作用,也遠不止一個官方賬號的價值。

    因此當時他就萌生了完全拋開小康做一個抖音自媒體的念頭,只不過以當時的環境,小康所處的位置和態勢,念頭只是念頭,距離付諸實施還有極大的距離。固然,他可以投資一些MCN,但是他要的不是投資,甚至要的不是控股,而是實操,是實際的運營,內容的制作,從內容源頭去玩轉這片私域流量。

    對原世界的小康來說,那時最希望的莫過于自己做成一個抖音,做一個牛逼的短視頻APP,但是時機幾乎完美錯過,后來者到了那個時點已經不好進了,強行入場的結果就像微視一樣。

    其次就是和光同塵,既然做不了抖音,那就充分的利用抖音。山不來就我,那我就去就山,不然還能怎么樣?

    只不過楚垣夕的念頭太多,包袱也太多,一直也沒下定這個決心,沒想到突然穿越了,反而丟掉了所有的包袱。

    這也是穿越之后楚垣夕第一時間想到抖音創業的原因。

    所以要想回答清楚阿啞這個問題,還是挺難為楚垣夕的,到底是先有雞還是現有蛋呢?

    楚垣夕的回答是:太久遠的事情我已經忘記了,你還是問我這個月的吧……

    阿啞心說這個月剛特么2號啊!

    只見楚垣夕又說:哎你最近話多了,是開門客也想搞個抖音自媒體嗎?

    阿啞一撇嘴,回復:不是啊,是李靖飛讓我多跟你交流交流,消除隔閡。

    楚垣夕:啊?有什么隔閡?有嗎?

    他有些不理解李靖飛的用意,想破了腦袋也想不到李靖飛是想讓阿啞跟他套瓷,然后打聽一下小康是怎么解決開門客遇到的同類問題。

    不過想到李鐵頭,楚垣夕忽然發現這又是個好機會,嗯,應該把李靖飛邀請到巴人來。機會,歷來都是創造出來的,就用……邀請投資者來巴人聽取半年報的匯報這個名義吧,名正言順。

    于是整個高鐵行程中,楚垣夕不斷引誘阿啞說些需要撤回的話,楚垣夕自己也配合著撤回其中一些,在微信中留下了N多個撤回標記……

    等他回到帝都已經比較晚了,不太適合召集創始人成員們開個絕密會議,特別是楊苑美這渣渣在聲叔回來之后到點就下班,一點創始人的覺悟都沒有。楚垣夕不斷自責,就應該讓成年人的溝通簡單點,在路上直接宣布我回去有會,所有人必須在崗。沒人舉鞭子,像楊苑美這種人是跑不動的!

    結果他來到巴人看了一眼,正準備離開,完全料不到掌握了他精確行程的房詩菱已經上門了!

    這時伊麗莎白和莫妮卡還在魔都沒回來呢,楚垣夕是被朱魑叫到巴人這邊的,然后愕然看到房詩菱居然特么在場?

    臥槽這什么情況?見我不需要預約的嗎?雖然楚垣夕知道這肯定是今天上下午兩場zhuangbility發揮作用了,但是這也太快了吧?( 咸魚的自救攻略 http://www.dnkxct.icu/9_9776/ 移動版閱讀wap.ranwenw.com )
时时彩定位胆倍投计划表